媒體中心 News Center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中心 >> 行業新聞 >> 瀏覽文章

行業新聞


去產能關鍵在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

發布時間:2016年03月08日

去產能被列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首要任務,主要涉及的基礎性行業包括鋼鐵、煤炭、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船舶等。去產能的過程也涉及金融財政、民生和社會穩定等方方面面的復雜關系,壓力大卻勢在必行。產能如何“去”,不良資產如何“化”,運行機制如何“優”,都是迫在眉睫的問題。為此,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部長趙昌文。
長期產能過剩將影響宏觀經濟穩定
南方日報:去產能被列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首要任務,如何確定哪些是要被去掉的產能?
趙昌文:這里主要有兩個核心點,一是對僵尸企業的定義,二是通過安全、環保、質量、能耗這四大標準來篩選出不符合發展方向的產能。國務院分別發布了關于鋼鐵行業、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的指導意見,規定從2016年開始,用5年時間壓減粗鋼產能1億-1.5億噸;用3至5年的時間,減少煤炭行業產能5億噸左右、減量重組5億噸左右,并建立長效退出機制。這兩個行業中那些要被壓減的產能的確定標準,主要都是遵循上述的兩個核心點來認定的。
南方日報:怎么“去”產能呢,會采取哪些舉措?
趙昌文:主要包括嚴控新建、兼并重組、破產清算,或通過產品和技術創新轉化為新供給。
南方日報:如果產能過剩長期不能化解,具體會帶來哪些風險?
趙昌文:長期產能過剩不利于中長期增長,可能拉長中國經濟探底的時間。雖然產能過剩不是一個宏觀概念,但由于過剩嚴重,例如鋼鐵、煤炭行業的產能利用率只有70%和65%左右,它對宏觀經濟具有較大影響,主要表現為產能過剩、行業價格持續下跌,這會加劇通縮,導致我國PPI面臨長期的下行壓力;過剩產能也使一部分不良債務難以浮出水面,不利于改善信用風險的定價機制,會加大金融風險,不利于金融市場的發展。
中央設1000億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
南方日報:短期內,去產能會采取哪些解決方案?最有效的辦法是什么?
趙昌文:2013年國務院41號文件提了“四個一批”的解決辦法:“通過對外投資轉一批,通過擴大內需消化一批,通過兼并重組化解一批,通過提高標準淘汰一批”。
“四個一批”里邊“淘汰一批”落后產能是最現實的。但這也存在一個問題,現在的過剩產能不見得就是落后產能。
“消化一批”取決于國內市場到底有多大。一個基本的判斷是,絕大多數產能過剩行業、特別重化工業,在中國進入工業化后期后,對它們產品的絕對需求沒有那么大了,或者說需求的峰值、行業的天花板已經快到了。但還是可以鼓勵一些“消化”的方向,比如搞鋼結構的房子,提高住房鋼鐵的使用量。但總體上,這種消化的空間還是比較有限。
南方日報:企業職工安置等費用怎么辦?
趙昌文:國務院《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和《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提出了構建包括財政、金融、社保等在內的配套政策。如中央政府決定設立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資金的規模是兩年1000億,就是用于解決職工安置問題,解決好安置和轉崗、技能培訓等方面的問題。
去產能需扭轉“唯GDP論”
南方日報:從監管的視角來看,具體該怎么做?
趙昌文:我覺得監管大致可以分兩個方面。第一是從準入的角度來說,將來行業準入一定要采取負面清單的思路,企業覺得能賺錢的就去投資,覺得賺不了錢你就不要去投資,這是企業自己的判斷。第二個方面就是事中、事后的監管。要求企業執行的環境、安全、技術等各類標準都要嚴格執行。
概括來說,就是公共資源配置的市場化,以及負面清單加監管。
南方日報:建立長效機制的關鍵在公共資源配置的市場化,在你看來,這方面目前存在什么問題,如何改變?
趙昌文:長期的產能過剩意味著市場總是處于不能出清的矛盾中,市場的調節功能有所失靈。因此,我們需要尋找市場以外的其他原因。比如,在GDP導向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中相互競爭,把大量的公共資源拿來作吸引投資的手段,最后導出的結果是一些企業盲動的投資行為。這個鏈條如果繼續運轉,產能過剩的問題就會始終存在。
如何才能改變這種狀態?第一,考核不能“唯GDP論”。第二,公共資源不能簡單地為地方政府招商引資所用,這是最核心的。
我相信,如果按照邊際收益來出讓土地、出讓礦產資源,企業也就沒有這種套利的沖動了,這種拿公共資源作為招商引資的手段對企業來說也就吸引力減弱了。所以,建立長效機制最關鍵的做法就是公共資源配置的市場化,也就是要素市場的改革。
Copyright (C) 2014 江蘇沙鋼集團淮鋼特鋼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15031235號 -工信部網站: http://www.beian.miit.gov.cn
篮球让分胜负单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