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News Center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中心 >> 行業新聞 >> 瀏覽文章

行業新聞


鋼鐵“十三五”形勢預判及政策取向

發布時間:2015年07月06日


      鋼鐵,人類不可或缺的原材料。所有工業都與鋼鐵關聯度很高。過去、現在是這樣,將來也會是這樣。因為關聯度大,所以鋼鐵發展有從動性:經濟上行,鋼鐵“被發展”;經濟下行,鋼鐵“被不發展”。
      中國鋼鐵從1957年535萬噸鋼到1994年9260萬噸鋼,37年,年均增長率只有2.5%,是因為那個時期,特別是十年“文革”,中國的經濟體量不大,生產要素發展不快。
      從1996年的1億噸到2013年的7.8億噸,17年,年均增長率達到13%;2001年至2007年年均增長率高達19%,是因為這個時期中國經濟迅速發展,市場對鋼鐵需求迅猛。
      2008年金融危機,經濟下行,鋼鐵跟著下滑。2009年“4萬億”刺激投資,鋼鐵再度猛力擴張,當年增長率高達21.5%。2009年至2012年4年時間,新增產能近3億噸,是鋼鐵產能增加最多的一個時期,致使2014年底中國鋼鐵產能達到了11億噸。
     現在經濟下行了,鋼鐵需求也下來了,2013年鋼產量增幅陡降到個位數,2014年進一步下降,只增長0.9%,估計2015年零增長或負增長。鋼鐵需求下來了,但產能一時下不來,形成過剩局面。
     接下來的“十三五”期間,鋼鐵發展趨勢會是怎樣?首先也要看中國經濟發展趨勢。
     “十三五”正值全球經濟復蘇延緩,世界形勢復雜多變。受此影響,制約中國經濟發展的所謂“三期疊加”因素被放大,迫使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下行壓力大。今年一季度GDP下降到7%,4月多項經濟數據不好看,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
      按照以往GDP與鋼鐵消費強度的關系,GDP7%,鋼鐵增長應該在3%,照此測算,“十三五”末要達到9.5億噸鋼,而實際是不可能的,這是因為GDP的構成發生了很大變化。
      在投資、出口、消費“三套馬車”中,投資貢獻率過去一直超過50%,而消費不到35%。由于鋼鐵“被發展”的主要拉動因素是投資,因此在投資占比很高的情況下鋼鐵消費強度很高;今后消費和投資貢獻率要換位,即投資占30%,消費占60%,而消費拉動不了鋼鐵需求,隨著投資占比的大幅下降,鋼鐵需求萎縮,同樣的GDP,鋼鐵消費強度大大下降,因此7%GDP不可能帶動3%的鋼鐵增長。實際情況也是如此,目前固定資產投資已經降到12%,降了一半,國內鋼鐵表觀消費量開始負增長,如果不是鋼材出口增加的話,鋼產量也是負增長。
      從投資構成情況看,隨著科技進步特別是制造業的進步,鋼鐵消費強度也在降低。我國用鋼高強化、用鋼減量化趨勢已越來越明顯,未來減量8000萬噸用鋼不是天方夜譚。
      一個是GDP構成的變化,一個是投資構成的變化,這兩個因素的疊加,使我國鋼材消費強度不斷降低,2005年萬元GDP消耗鋼材200多公斤,2007年降到174公斤,2014年只有110公斤,平均每年降低12公斤。即使按照2014年以前的遞減速度,“十三五”末也將降到50公斤左右;再把經濟新常態下的GDP構成和投資構成兩個因素考慮進去,“十三五”末將降到20至30公斤。如果“十三五”期間GDP按年增3.6萬億計,每年增加鋼材720至900萬噸就夠了。
      世界發達國家之所以人均產鋼達到600公斤后的5至10年鋼產量便開始大幅下降至人均500公斤,就是因為鋼鐵消費強度大大降低了。我國人均產鋼現在已經超過600公斤,按照發達國家的軌跡,2019年以后鋼產量將開始大幅下降。按人均500公斤計,鋼產量將下降到6.8億噸左右,即現在的8億多噸要縮減掉1億至1.2億噸。
綜上,“十三五”期間中國鋼鐵將呈現以下幾個特征:
      1、鋼產量逐年下降,“十三五”末將下降至7億噸左右。“十三五”期間是我國鋼鐵產能過剩最嚴重,企業最困難的時期,也是轉型升級壓力最大的一個時期。已經過去的三年只是“冬天”,今后將進入“寒冬”。
      2、鋼鐵企業兩極分化加劇,一批企業特別是合規審查不合格,環保不達標,長期虧損,資金鏈緊張的低效能企業將出局。如果退出通道政策落實,出局企業將破產關閉或被兼并,銀行金融風險顯形化;否則關而不死,金融風險與社會穩定問題依舊并存。與此同時,另有一批企業轉型升級產生積極效果,生存了下來,效益逐步提高。
      3、省區范圍內的兼并重組有所進展,集中度有所提高,但距離全國形成所謂3到5個特大型企業的目標尚遠。今后中國鋼企布局一定是大中小相結合,綜合性與專特性相結合。
      4、化解過剩產能是一個長期過程,“十三五”期間過剩局面不可能有根本改善。這是因為:根據我國今后經濟發展趨勢,化解產能速度趕不上鋼鐵需求下降的速度,存量過剩化解了,新的過剩又產生。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產能過剩已經十多年甚至三十多年,我們也逃脫不了這個軌跡。
      5、效益仍然是微利。
      鋼鐵業應對“寒冬”,需如下政策取向:
      1、銀行不能對鋼鐵行業“一刀切”,不應一律不給新增貸款甚至抽貸。去年銀行對鋼鐵企業抽貸了1300多億元,今年一季度鋼鐵行業貸款余額又減少近700億元,與銀行繼續停貸和抽貸有關。目前M2增長創20年新低,銀行新增貸款目標未達預期,不能說與此無關。壓縮鋼鐵產能不能好賴不分把鋼鐵企業都治死,好的鋼鐵企業應給予貸款支持。要防止因政策原因導致鋼鐵企業大面積死亡。
      2、要鼓勵鋼鐵企業走出去。現在鋼鐵企業積極響應國家化解過剩產能的號召,利用“一帶一路”機會,已經有10多個企業在中東和東南亞等六個國家做盡職調查,爭取布點,將國內過剩產能轉移出去。但也遇到許多具體問題,國家有關部門應加強指導。
      3、兼并重組政策要細化,退出通道要落實,不能停留在喊口號和下指標上。
      4、國家有關部門要認真制訂好《鋼鐵工業十三五規劃》,制訂“十三五”規劃應創新思維,多點指導,少點指令;多點服務,少點口號;多點市場,少點行政。應重視發揮企業家作用,重視市場機制作用。各級政府應以積極態度幫助企業化解產能,幫助企業營造綠色生產、聯合重組和走出去的環境,處理和平衡好壓縮產能與調結構的關系,環保執法與環保治理的關系。
Copyright (C) 2014 江蘇沙鋼集團淮鋼特鋼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15031235號 -工信部網站: http://www.beian.miit.gov.cn
篮球让分胜负单关